欢迎访问本站!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首页  >  企业动态  >  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劳动争议
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劳动争议
浏览:701    刷新:2021-10-08 16:04
公司名称 : 
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
新增裁判文书
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
提示 新增裁判文书
案由:劳动争议
案号:(2021)京0113民初6651号
诉讼身份:被告
发布日期:2021-10-08
丁金双与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民事判决书
(2021)京0113民初6651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丁金双,男,1980年6月1日出生,汉族,户籍登记地址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住北京市顺义区。
被告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3MA004J086D,住所地北京市顺义区后沙峪镇安平街3号(国门一号建材家居市场4FC-02-07)。
法定代表人李春安,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志敏,北京市金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莹,北京市金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丁金双与被告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美众合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由审判员涂长江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丁金双、被告京美众合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刘志敏与赵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方诉求
原告丁金双诉称:
丁金双于2018年8月22日入职京美众合公司,工作岗位为理货员,约定每月15日以银行转账方式发放上个自然月的工资。在职期间,京美众合公司未依法交纳社会保险、未支付未休年假工资和各项加班工资、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2020年11月24日,丁金双因上述原因与京美众合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现丁金双不服仲裁裁决结果,故诉至法院,要求:1.确认双方自2018年8月22日至2020年11月24日存在劳动关系;2.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延时加班工资1144元、周六日加班工资5447元、2018年10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517.24元;3.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1月份工资差额693元、2019年2月份工资差额300元;4.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3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周六日加班工资18 620元、2019年5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437元;5.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20年1月份工资差额647元、2020年2月份工资差额4750元、2020年3月份工资差额2145元、2020年4月份工资差额1720元;6.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20年5月1日至2020年10月31日周六日加班工资11 356元、2020年1月份周六日加班工资436元、2020年5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655元、2020年1月1日至11月24日延时加班费1535元;7.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8月22日至2020年11月24日因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未全额支付工资、未支付加班费而被迫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14 769元;8.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1月24日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64 709元;9.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20年11月工资差额1914元;10.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8月22日至2020年11月24日未休年假工资5241元;11.案件受理费由京美众合公司负担。
被告方答辩
被告京美众合公司辩称:
京美众合公司与丁金双在2019年11月30日解除劳动关系,有离职审批表和离职薪资结算单为证。丁金双在与京美众合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后,与北京楚天金鼎酒店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楚天金鼎公司)实际签订了合同期限为2019年12月1日起至2022年11月30日止的《劳动合同书》。因此。在2019年11月30日之后,丁金双与京美众合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丁金双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仲裁申诉时效。因在2019年11月30日以后丁金双与京美众合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丁金双提出的涉及日期在2019年11月30日以后的各项诉讼请求与京美众合公司无关。京美众合公司认可仲裁裁决结果,并同意按照仲裁裁决结果履行。
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
丁金双作为乙方、京美众合公司作为甲方签订有合同期限为2018年8月19日起至2021年8月19日止的《劳动合同书》,约定丁金双担任库管(库房管理员)工作岗位。合同签订后,丁金双实际工作地点为京美众合公司位于北京市顺义区高丽营镇河津营村村委会对面的京美众合公司的库房。
2019年11月30日,丁金双在京美众合公司的《员工离职审批表》上签名并注明日期为“2019年11月30日”。丁金双签名上方预留的“离职原因”一栏注明为“个人原因”。
2019年11月30日,丁金双在京美众合公司的《员工离职薪资结算单》下方签名确认,并注明日期为“2019年11月30日”在丁金双签名上方有加重黑体打印字注明如下内容“本人接受以上的离职薪资及相关要求,无异议,双方之间不存在其他任何劳动争议。”前述《员工离职薪资结算单》记载,“出勤截止日期”记载为“2019.11.30”、“薪资核算”记载为实发工资4760元,具体包括“月工资标准4500元/月”、“260元餐补”。
2019年11月30日,丁金双作为乙方、楚天金鼎公司作为甲方签订合同期限为2019年12月1日起至2022年11月30日止的《劳动合同书》,约定丁金双担任库管(库房管理员)工作岗位。
丁金双与楚天金鼎公司签订前述合同期限为2019年12月1日起至2022年11月30日止的《劳动合同书》之后,丁金双的工作岗位、工作地点并未发生变化。
就丁金双的工作地点、工作岗位并未发生变化的原因一节,京美众合公司、楚天金鼎公司提交《协议》、库房管理费收据、银行交易凭证,欲证明楚天金鼎公司从京美众合公司租赁库房,前述《协议》载明内容如下:“1.甲方(即楚天金鼎公司)有偿使用乙方(即京美众合公司)库房,期限为2017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每年费用为30 000元(大写叁万元)。2.甲方的库房工作人员服从乙方相关人员管理。……”
2020年11月23日,丁金双向楚天金鼎公司发出《被迫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载明如下内容:“楚天金鼎公司:……丁金双2019年12月1日到贵公司任库房理货员、库管职位至今,因贵单位对本人存在以下严重违反劳动法的行为:1.公司未按相关法律为本人交纳社会保险费用;2.公司未依法支付本人延长工作时间劳动报酬;3.未足额支付工资。故本人依据《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等相关规定。现正式通知贵单位于2020年11月24日18:00(下班时间)正式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并请求支付本人被迫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补发工资、延长工作时间劳动报酬。”
2020年11月23日,丁金双向京美众合公司发出《被迫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载明如下内容:“京美众合公司:……丁金双2018年8月22日到贵公司任库房理货员、库管职位至今,因贵单位对本人存在以下严重违反劳动法的行为:1.公司未按相关法律为本人交纳社会保险费用;2.公司未依法支付本人延长工作时间劳动报酬;3.未足额支付工资。故本人依据《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等相关规定。现正式通知贵单位于2020年11月24日18:00(下班时间)正式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并请求支付本人被迫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补发工资、延长工作时间劳动报酬。”
2020年11月26日,就确认劳动合同无效这一争议事项,丁金双将楚天金鼎公司申诉至北京市顺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确认丁金双与楚天金鼎公司于2019年11月30日签订的劳动合同无效。
北京市顺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审理后作出京顺劳人仲字[2021]第662号仲裁裁决,裁决结果为驳回丁金双全部仲裁请求。
丁金双不服京顺劳人仲字[2021]第662号仲裁裁决,仍然持原仲裁申诉请求将楚天金鼎公司诉至本院,该案案号为(2021)京0113民初6650号。
2020年11月26日,就确认劳动关系、工资差额、各项加班费、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争议事项,丁金双将京美众合公司申诉至北京市顺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1.确认双方自2018年8月22日至2020年11月24日存在劳动关系;2.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延时加班工资1144元、周六日加班工资5447元、2018年10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517.24元;3.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1月份工资差额693元、2019年2月份工资差额300元;4.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3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周六日加班工资18 620元、2019年5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437元;5.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20年1月份工资差额647元、2020年2月份工资差额4750元、2020年3月份工资差额2145元、2020年4月份工资差额1720元;6.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20年5月1日至2020年10月31日周六日加班工资11 356元、2020年1月份周六日加班工资436元、2020年5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655元、2020年1月1日至11月24日延时加班费1535元;7.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8月22日至2020年11月24日因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未全额支付工资、未支付加班费而被迫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14 769元;8.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1月24日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64 709元;9.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20年11月工资差额1914元;10.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8月22日至2020年11月24日未休年假工资5241元。
北京市顺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审理后作出京顺劳人仲字[2021]第650号仲裁裁决,裁决结果为:一、京美众合公司自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至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期间与丁金双存在劳动关系;二、京美众合公司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丁金双二〇一九年一月工资差额六百九十三元;三、驳回丁金双其他仲裁请求。
丁金双不服京顺劳人仲字[2021]第650号仲裁裁决,仍然持原仲裁申诉请求将京美众合公司诉至本院,即为本案;京美众合公司未就前述仲裁裁决结果提起诉讼。
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延时加班工资1144元、周六日加班工资5447元、2018年10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517.24元,丁金双指认前述各项加班费的详细计算方法如下:(1)延时加班工资计算公式为4500元/月÷21.75天/月÷8小时/天×29.5小时(延时加班小时数)×1.5倍=1144.39元,前述金额取整后为1144元。(2)周六日加班费计算公式为3750元/月÷21.75天/月×5天(2018年10月份加班天数)×2倍+4500元/月÷21.75天/月×4天(2018年11月份加班天数)×2倍+4500元/月÷21.75天/月×5天(2018年12月份加班天数)×2倍=5447元。(3)2018年10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计算公式为3750元/月÷21.75天/月×1天×3倍=517.24元。
京美众合公司否认丁金双主张的加班事实;庭审中,丁金双表示就延时加班费没有证据提交,对于其主张的周六日加班费,丁金双指认京美众合公司要求每周上6天班,一周休一天假,哪天休都可以,并就此提交了钉钉考勤规则的录屏视频、考勤表、丁金双与杨丽霞之间的对话录音等证据予以证实。
庭审中,本院向京美众合公司释明,根据丁金双提出仲裁申诉的时间,依据《北京市工资支付规定》第十三条之规定,京美众合公司至少就2018年11月26日之后的工资支付记录以及核算工资依据的考勤记录负有举证责任,京美众合公司明确答复就前述事项没有证据提交。
丁金双明确知晓其入职后每周上6天班,本院要求丁金双详细解释说明如果少上一天怎么扣减工资?丁金双当庭作出如下解释说明:(1)丁金双指认每月核算方式应当上班天数的方法就是按照当月的自然月天数减去可以休息的天数4天;(2)如果实际上班天数未达到当月应上班天数,则按照如下方式核算应得的基本工资:当月出满勤情况下的基本工资数额÷当月的应出勤天数(当月的自然月天数-4天)×当月的实际出勤天数=应得的基本工资;(3)丁金双指认其出满勤情况下的基本工资标准多次调整,具体标准如下:2018年9月份到2018年10月份的基本工资数额3750元/月、2018年11月份至2019年11月份工资标准4500元/月、2019年12月之后到离职前的工资标准4750元/月;(4)丁金双指认其如果多上一天班,不会多给钱,但是,在下个月会让多休一天。
京美众合公司对丁金双指认的前述基本工资核算发放没有异议。
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1月份工资差额693元;京顺劳人仲字[2021]第650号仲裁裁决结果第二项裁定京美众合公司支付丁金双2019年1月工资差额693元,京美众合公司并未就该仲裁结果提起诉讼;丁金双指认其主张的2019年1月份工资差额693元来源如下:丁金双主张其在2019年1月份正常上班22天应当视为满勤,据此核算2019年1月份工资差额计算公式为4500元(丁金双主张应当发放的金额)-3807元(丁金双指认实际发放的金额)=693元。
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2月份工资差额300元;丁金双指认其主张的前述工资差额计算公式如下:4500元÷20(该月的工作日天数)×8天(含有4天实际出勤天数+上个月调休1天+3天春节法定假期)-实际发放的1500元=300元。丁金双自认其在2019年2月份请事假16天。
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3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周六日加班工资18 620元、2019年5月1日法定节假日工资437元;丁金双指认前述各项加班费的详细计算方法如下:4500元/月÷21.75天/月×45天(丁金双指认其在2019年3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累计的加班天数)×200%=18 620元;4500元/月÷21.75天/月×1天×300%-183元(已经实际发放的金额)=437元。
对于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20年1月份工资差额647元、2020年2月份工资差额4750元、2020年3月份工资差额2145元、2020年4月份工资差额1720元、2020年5月1日至2020年10月31日周六日加班工资11 356元、2020年1月份周六日加班工资655元、2020年1月1日至11月24日延时加班费1535元、2020年11月份工资差额1914元;京美众合公司均辩称在2019年12月1日之后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丁金双向京美众合公司主张双方劳动关系解除之后的各种工资差额、各项加班费没有事实依据。
对于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8月22日至2020年11月24日因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未全额支付工资、未支付加班费而被胁迫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4 769元的诉讼请求;京美众合公司辩称丁金双已于2019年11月30日因个人原因从京美众合公司离职,因此,不同意支付。
对于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1月24日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64 709元的诉讼请求;京美众合公司辩称在2019年12月1日之后丁金双与京美众合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更不存在签订劳动合同的义务。
对于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8月22日至2020年11月24日未休年假工资5241元一节,丁金双主张其在前述期间内应休带薪年假天数为11天,扣除其在2020年1月份已经休的3天年假(休假时间分别为2020年1月19日、20日、21日),剩余8天则主张未休年假工资;据此,丁金双主张其未休年假工资具体计算公式如下:4750元/月÷21.75天/月×8天×300%=5241元。
京美众合公司反驳称丁金双在2018年8月22日入职京美众合公司,2019年8月21日之后,丁金双才能享受带薪年假,经折算,2019年8月21日至2019年11月30日应休年假天数是1天,鉴于2019年12月1日丁金双入职楚天金鼎公司,丁金双在入职楚天金鼎公司后实际休息3天年假,已经超过其应休天数,京美众合公司就此不同意支付丁金双未休年假工资。
审理中,丁金双就其在2018年8月22日入职京美众合公司之前的连续工作年限情况并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实。
另查一:本院当庭使用企查查APP查询京美众合公司、楚天金鼎公司的工商登记档案,显示基本信息如下:(1)京美众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李春安,股东包括李春安(持股比例30%)、王标华(持股比例30%)、李兆波(持股比例30%)、杜砚辉(持股比例10%),李兆波担任该公司监事,李春安担任该公司经理、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2)楚天金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李兆波,李兆波持有该公司100%的股权,李兆波担任该公司总经理、执行董事。
另查二:丁金双先后与京美众合公司、楚天金鼎公司签订、履行前述劳动合同过程中,丁金双接收工资的银行账户并未发生变化,均为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丁金双提交的其工资账户交易明细和银行交易截图显示,前述两份用人单位分别为京美众合公司、楚天金鼎公司的劳动合同签订前后,一直是由李兆波通过其个人名下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的前述工资账户转账支付工资。
双方一致确认,京美众合公司在每月15日左右通过李兆波的前述个人账户以转账方式向丁金双发放上个自然月的工资。经逐笔核对,丁金双在2019年11月30日签订《员工离职审批表》《员工离职薪资结算单》之前的相关工资交易情况如下:
(1)2018年10月1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3500元;丁金双、京美众合公司认可该笔款项是丁金双在2018年9月份的工资,因丁金双处于试用期,所以,2018年9月份的工资标准交之后的低。
(2)2018年11月1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4216.90元;丁金双、京美众合公司认可该笔款项是2018年10月份工资。
(3)2018年11月22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525.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8年10月的延时加班费,但该笔加班费按照什么标准计算得出并不清楚,京美众合公司不认可丁金双的前述主张,并指认前述款项是2018年10月份根据京美众合公司销售业绩核算得出的奖金。
(4)2018年12月17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559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8年11月份工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入职后工资涨到4500元)+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500元的高寒补助+90元考核奖励;京美众合公司认可丁金双主张的该笔工资构成项目,但解释称500元的高寒补贴是根据京美众合公司效益情况发放的,属于员工福利范畴,不属于必须发放的工资构成项目。
(5)2018年12月27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421.90元;对于前述款项,丁金双解释称该笔款项有可能是发放的是2018年11月的延时加班费,也有可能是2018年11月份销售业绩的奖金,具体是什么钱丁金双也不清楚;京美众合公司则称前述款项是根据京美众合公司销售业绩情况核算得出的2018年11月份奖金。
(6)2019年1月16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550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8年12月份工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入职后工资涨到4500元)+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500元的高寒补助;京美众合公司认可丁金双主张的该笔工资构成项目,但解释称500元的高寒补贴是根据京美众合公司效益情况发放的,属于员工福利范畴,不属于必须发放的工资构成项目。
(7)2019年1月23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180元;丁金双表示其不清楚发的是什么钱,有可能是销售业绩奖金,也可能是延时加班的工资;京美众合公司则表示前述180元是费用报销款。
(8)2019年1月24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303.80元,双方一致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8年12月份销售业绩达标的奖金。
(9)2019年2月2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4807.69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1月份工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3 807.69元(数额较少因丁金双自2019年1月25日开始休假)+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500元的高寒补助;京美众合公司认可丁金双指认的工资月份及其数额和构成项目。
(10)2019年3月1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204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2月份工资,该笔工资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1500元工资(数额较少因丁金双自2019年1月25日开始休假回家过春节直到2020年2月25日开始上班)+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40元餐补(计算标准为10元/天×实际出勤天数4天);京美众合公司不认可丁金双的工资构成项目中包括餐补,辩称丁金双指认为餐补的款项实际为销售业绩奖金,对于其余构成项目没有异议。
(11)2019年4月1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526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3月份工资,该笔工资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260元餐补(计算标准为10元/天×实际出勤天数26天);京美众合公司不认可丁金双的工资构成项目中包括餐补,辩称丁金双指认为餐补的款项实际为销售业绩奖金,对于其余构成项目没有异议。
(12)2019年5月1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525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4月份工资,该笔工资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250元餐补(计算标准为10元/天×实际出勤天数25天);京美众合公司不认可丁金双的工资构成项目中包括餐补,辩称丁金双指认为餐补的款项实际为销售业绩奖金,对于其余构成项目没有异议。
(13)2019年6月17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5453.9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5月份工资,该笔工资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270元餐补(27天×10元/天)+183.9元(2019年5月1日那一天的加班费);京美众合公司对丁金双指认前述工资构成中包括的4500元工资、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没有异议,但是,京美众合公司不认可曾经发放过餐补,辩称前述工资构成除了4500元工资+500元不缴纳社保的补助以外的款项均为奖金。
(14)2019年7月1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584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6月份工资,该笔工资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250元餐补(25天×10元/天)+500元高温补助+90元绩效考核奖励;京美众合认可前述款项是2019年6月份的工资,但主张工资构成项目为4500元工资+500元的不缴纳社会保险补助+500元高温补助+340元奖金。
(15)2019年8月1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487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7月份工资,该笔工资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270元餐补(27天×10元/天)+100元绩效考核奖励,此外,丁金双指认在该月实际发放的社保补助500元和高温补助500元是通过现金形式发放的;京美众合公司认可丁金双所述该月的高温补助500元和社保补助500元是通过现金发放的,并主张前述4870元的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370元奖金。
(16)2019年9月16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476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8月份工资,该笔工资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260元餐补(26天×10元/天),此外,丁金双指认在该月实际发放的社保补助500元和高温补助500元是通过现金形式发放的;京美众合公司认可丁金双所述该月的高温补助500元和社保补助500元是通过现金发放的,并主张前述4760元的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260元奖金。
(17)2019年10月1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473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9月份工资,该笔工资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230元餐补(23天×10元/天),该月的500元社保补贴是在2019年10月25日转账发放的,9月份没有高温补贴;京美众合公司则主张前述转账发放的4730元工资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工资+230元奖金。
(18)2019年11月15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4710.00元,2019年11月19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46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10月份工资和460元的社保补助,其中4710元的具体构成项目包括4500元基本工资+210元餐补(21天×10元/天);京美众合公司则主张前述4710元的转账和发放在2019年11月19日合计的转账是5170元,京美众合公司主张前述两笔转账合计金额是10月份工资,该笔工资构成项目为4500元基本工资+500元社保补助+170元奖金。
(19)2019年12月16日,李兆波通过其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显示为×××的银行账户向丁金双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转账4760.00元,丁金双指认前述款项发放的是2019年11月份工资。工资计算方式为4500元基本工资+260元餐补(26天×10元/天);京美众合公司认可前述款项就是其提交的落款日期2019年11月30日并有丁金双签字确认的《员工离职薪资结算单》中记载的款项。
另查三:对于(2021)京0113民初6650号丁金双诉楚天金鼎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涉及的争议,本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之规定,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一)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二)用人单位免除自己的法定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对劳动合同的无效或者部分无效有争议的,由劳动争议仲裁机构或者人民法院确认。现已查明,丁金双自行提交的合同期限为2019年12月1日起至2022年11月30日止的《劳动合同书》显示有楚天金鼎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签字、丁金双本人签字。另外,劳动合同约定了相关的劳动合同主要条款,且双方约定的合同条款并未违反强制性法律规定。庭审中,丁金双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是在被胁迫、被欺诈等情形下与楚天金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现已查明,2019年11月30日,丁金双在京美众合公司的《员工离职审批表》《员工离职薪资结算单》中签名确认并进行离职薪资待遇结算。京美众合公司提交的《员工离职审批表》《员工离职薪资结算单》中均有丁金双认可的签字字样,丁金双虽表示签字时部分内容为空白,但就此主张,并未提交充足证据予以证明,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院对《员工离职审批表》《员工离职薪资结算单》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予以采信。此外,2020年11月23日,丁金双在其分别向京美众合公司、楚天金鼎公司发出的《被迫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中明确填写其分别入职前述两家用人单位的具体时间,现丁金双否认其在与楚天金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时知晓该劳动合同中用人单位的具体情况,与现已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难以采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四十六条之规定,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原用人单位未支付经济补偿,劳动者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与新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或者新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提出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在计算支付经济补偿或赔偿金的工作年限时,劳动者请求把在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新用人单位工作年限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用人单位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属于“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一)劳动者仍在原工作场所、工作岗位工作,劳动合同主体由原用人单位变更为新用人单位;(二)用人单位以组织委派或任命形式对劳动者进行工作调动;(三)因用人单位合并、分立等原因导致劳动者工作调动;(四)用人单位及其关联企业与劳动者轮流订立劳动合同;(五)其他合理情形。现已查明,京美众合公司、楚天金鼎公司属于关联公司,丁金双从京美众合公司办理离职手续后,与楚天金鼎公司签订涉诉劳动合同之后,丁金双的工作岗位、工作地点并未发生变化,丁金双的工资发放途径及其交易对手亦未发生变化,根据前述查明的事实,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四十六条之规定,将丁金双在京美众合公司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楚天金鼎公司的工作年限,但不存在据此认定丁金双与楚天金鼎公司所签订劳动合同无效之问题。综上所述,丁金双要求确认与楚天金鼎公司于2019年11月30日签订的劳动合同无效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本院已于2021年5月31日作出(2021)京0113民初6650号民事判决,驳回丁金双的全部诉讼请求。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劳动合同书》、银行交易明细等证据在案为证,可作为认定案件事实之依据。
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2019年修正)》第八十五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以证据能够证明的案件事实为根据依法作出裁判。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
丁金双于2018年8月22日入职京美众合公司,双方均认可,本院不持异议。现已查明,丁金双在2019年11月30日已与京美众合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随即与楚天金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丁金双与京美众合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起止时间应当认定为2018年8月22日至2019年11月30日。在与京美众合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之后,丁金双在2020年11月23日向京美众合公司发出《被迫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并据此主张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属于主张对象错误,对于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丁金双要求确认在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1月24日期间仍然与京美众合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与现已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丁金双向京美众合公司提出发生日期在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1月24日期间的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工资差额、各项加班费、未休年假工资、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等各项请求,鉴于前述期间内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对丁金双前述各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1月份工资差额693元一节;现已查明,京顺劳人仲字[2021]第650号仲裁裁决结果第二项裁定京美众合公司支付丁金双2019年1月工资差额693元,京美众合公司并未就该仲裁结果提起诉讼,视为京美众合公司认可该项仲裁裁决结果,双方就前述事项实质达成一致意见,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9年2月份工资差额300元一节;现已查明,丁金双明确知晓其入职后每周需要上班6天,并指认每月核算方式应当上班天数的方法就是按照当月的自然月天数减去可以休息的天数4天,当月出满勤情况下的基本工资数额÷当月的应出勤天数(当月的自然月天数-4天)×当月的实际出勤天数=应得的基本工资;根据丁金双指认的前述基本工资核算公式,京美众合公司向丁金双支付的2019年2月份工资并不存在差额,本院对丁金双要求支付2019年2月份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根据《北京市工资支付规定》第十四条之规定,用人单位依法安排劳动者在标准工作时间以外工作的,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劳动者加班工资:(一)在日标准工作时间以外延长工作时间的,按照不低于小时工资基数的150%支付加班工资;(二)在休息日工作的,应当安排其同等时间的补休,不能安排补休的,按照不低于日或者小时工资基数的200%支付加班工资;(三)在法定休假日工作的,应当按照不低于日或者小时工资基数的300%支付加班工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20]26号)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用人单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
庭审中,丁金双明确表示就延时加班费没有证据提交,对于丁金双关于延时加班费的诉讼请求,本院难以支持。
如前所述,现已查明,丁金双明确知晓其入职后每周需要上班6天,丁金双明确知晓其入职后获得相应的基本工资对应的满勤天数认定标准并非21.75天,而是按照当月的自然月天数减去可以休息的天数4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20]26号)第四十三条之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变更劳动合同,虽未采用书面形式,但已经实际履行了口头变更的劳动合同超过一个月,变更后的劳动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且不违背公序良俗,当事人以未采用书面形式为由主张劳动合同变更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丁金双要求将相关月份的基本工资标准作为计算基数、并按照21.75天/月核算其每日工资标准,与双方劳动合同实际履行情况明显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庭审中。双方均一致指认,每月核算方式应当上班天数的方法就是按照当月的自然月天数减去可以休息的天数4天,当月出满勤情况下的基本工资数额÷当月的应出勤天数(当月的自然月天数-4天)×当月的实际出勤天数=应得的基本工资。按照前述基本工资核算方式,京美众合公司实际上按照单倍的标准和实际出勤天数向丁金双实际支付了在标准工作时间以外休息日加班的工资,确实明显存在差额,双方一致确认的前述核算方式中的基本工资计算基数不低于法定标准,本院不持异议,京美众合公司应当根据丁金双的实际出勤情况并按照100%的标准补齐相关加班工资差额。就丁金双实际出勤的情况一节,京美众合公司明确否认丁金双指认其在2019年2月1日之后的月工资构成项目中含有按照实际出勤天数和10元/天标准核算得出的餐补,应当指出,京美众合公司作为己方证据提交的2019年11月30日丁金双签字确认的《员工离职薪资结算单》明确记载“260元餐补”,京美众合公司的前述辩解意见与其提交的证据内容存在明显矛盾,对丁金双关于在2019年2月1日之后的月工资构成项目中含有按照实际出勤天数和10元/天标准核算得出的餐补的诉讼主张,本院予以采纳,丁金双的餐补发放数额与其提交的考勤表等相关证据相互印证,本院对丁金双提交考勤表中记载丁金双的实际出勤情况予以采纳,并据此核算京美众合公司应当补齐丁金双在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双休日加班工资差额以及2018年10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差额、2019年3月1日至2019年11月30日期间双休日加班工资差额、2019年5月1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差额。
对于丁金双要求京美众合公司支付2018年8月22日至2020年11月24日未休年假工资5241元一节,如前所述,对于2019年12月1日之后的未休年假工资,鉴于双方在此之后不存在劳动关系,丁金双不应向京美众合公司主张;对于2018年8月22日至2019年11月30日期间京美众合公司是否应当丁金双未休年假工资一节,则应当依法核算;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之规定,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满20年的,年休假15天。根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三条之规定,职工连续工作满12个月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根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四条之规定,年休假天数根据职工累计工作时间确定。职工在同一或者不同用人单位工作期间,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规定视同工作期间,应当计为累计工作时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有关问题的复函》(人社厅函[2009]149号)就带薪年休假的享受条件和累计工作时间作出如下明确解释:一、关于带薪年休假的享受条件,《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三条中的\"职工连续工作满12个月以上\",既包括职工在同一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12个月以上的情形,也包括职工在不同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12个月以上的情形。二、关于累计工作时间的确定,《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四条中的\"累计工作时间\",包括职工在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等单位从事全日制工作期间,以及依法服兵役和其他按照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规定可以计算为工龄的期间(视同工作期间)。职工的累计工作时间可以根据档案记载、单位缴纳社保费记录、劳动合同或者其他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材料确定。审理中,丁金双就其在2018年8月22日入职京美众合公司之前的连续工作年限情况并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据此,丁金双达到享受带薪年休假的享受条件即“连续工作满12个月以上”,应当从2018年8月22日即丁金双入职京美众合公司之日起重新起算,据此,2019年8月21日起,丁金双达到享受带薪年休假的享受条件,根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十二条之规定,用人单位与职工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当年度未安排职工休满应休年休假的,应当按照职工当年已工作时间折算应休未休年休假天数并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但折算后不足1整天的部分不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前款规定的折算方法为:(当年度在本单位已过日历天数÷365天)×职工本人全年应当享受的年休假天数-当年度已安排年休假天数。用人单位当年已安排职工年休假的,多于折算应休年休假的天数不再扣回。现已查明,双方劳动关系解除时间为2019年11月30日,根据2019年8月21日至11月30日期间日历天数,按照前述法律规定折算后为1天。本院据此核算京美众合公司应当支付丁金双未休年假工资的合理数额。
综上所述,依照《北京市工资支付规定》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20]26号)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三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三条、第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2019年修正)》第八十五条、参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有关问题的复函》(人社厅函[2009]149号)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确认被告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自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至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期间与原告丁金双存在劳动关系;
二、被告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丁金双二〇一九年一月份工资差额六百九十三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三、被告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丁金双二〇一八年十月一日至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期间双休日加班工资差额、二〇一八年十月一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差额、二〇一九年三月一日至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期间双休日加班工资差额、二〇一九年五月一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差额合计九千三百九十九元四角一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四、被告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丁金双未休年假工资三百四十五元零四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执行;
五、驳回原告丁金双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五元,由被告北京京美众合酒店用品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及陪审员
审判员涂长江
裁判日期
二零二一年六月九日
书记员及法官助理
书记员李思蕊
书记员刘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