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找回密码
 注册投稿

快捷登录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国内游逐渐复苏,也并未减少中青旅的业绩压力。该公司6月22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其已收到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签发的《接受注册通知书》,接受其超短期融资券注册金额为40亿元,注册额度自通知书落款之日起2年内有效。

对于此次大额融资的用途,中青旅方面并未向财联社记者解释,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旅游板块分析师指出,目前发债利息较低,发行超短期融资的主要用途就是补充经营流动资金、偿还银行贷款、下属控股子公司的短期借款置换等,基本不存在并购、回购股份的可能性。“新冠肺炎疫情对中青旅的影响时间可能会超过预期,而且对老牌旅企的现金流也是不小的挑战。”

疫情加剧中青旅业绩压力

据中青旅此前发布的公告显示,此次获批的4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该公司将在额度有效期内择机分期公开发行,单笔发行金额不超过5亿元。本次超短融的期限不超过270天,采取固定利率形式,本息支付方式为到期一次还本付息。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超短期融资券获批前,中青旅已经呈现业绩增长疲态。该公司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增收不增利仍是主要问题。其中,古北水镇景区全年接待客流239.37万人次,同比下降6.68%,实现营业收入9.50亿元,同比下降4.79%;实现净利润1.46亿元,同比减少1.62亿元。

乌镇在经历游客下滑后,业绩有所回温。2019年,乌镇实现营业收入21.79亿元,同比增长14.39%;净利润8.07亿元,同比增长9.97%;累计接待游客918.26万人次,同比增长0.35%。其中,东栅接待游客388.59万人次,同比下降3.09%;西栅接待游客529.67万人次,同比增长3.04%。

同时,中青旅高度依赖政府补助的情况也引起业内的关注。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该公司分别获得政府补助2.69亿元、2.02亿元和2.69亿元,占当期净利润的47.03%、33.84%和47.36%。

对于疫情期间获得的补助政策,中青旅内部工作人员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各地政府补贴不一,主要体现在税收方面,同时文旅部已经暂退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

“中青旅景区业绩疲态已经持续一段时间,最主要的问题是产品缺乏创意,前期投入太大。”景鉴智库分析师周鸣岐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多年来中青旅高度依靠乌镇业绩,景区业务贡献净利润90%以上,而新项目濮院迟迟未能对外营业,疫情的出现更增加了资金链压力。”

2020年一季度,中青旅实现营收12.01亿元,同比下降52.76%;归母净利润亏损1.98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2.06亿元。其旗下旅行社、酒店业态处于半停摆状态。资料显示,乌镇东栅、乌村、乌镇西栅、古北水镇已分别于2月26日、2月28日、4月15日和4月23日恢复开放。

据了解,古北水镇在重新开放后推出了一系列优惠活动以吸引客流,包括99元线路等。但随着北京疫情的反复,该景区客流再次下滑。据古北水镇相关工作人员透露,目前景区室内场所均已关闭,其他措施还在等相关政策。

此外,中青旅旗下旅游门店亦受到疫情影响。根据北京市政府相关要求,在二级响应下,要强化的措施包括“停止开放境内跨省区团队旅游业务”。据上述企业内部工作人员透露,该公司跟团游一直没有正式放开,门店业务也基本处于停摆状态。

中金公司在今年4月的研报中指出,目前国家对景区客流限制仍在趋严,室外景区不得超过最大限流的30%,预计客流恢复正常时间仍将被推迟,考虑疫情影响时间超预期,下调中青旅2020年净利润预期60%至1.92亿元。

光大进驻难解业务模式老化

发行超短融资券是否能使中青旅走出业绩疲态和疫情压力?对此,周鸣岐认为,中青旅的关键问题在于业务模式僵化,“其在融资和光大集团的支持下,资金压力可以缓解。但其在古北水镇和乌镇项目后,并未实现古镇模式复制化发展。同时,旅行社门店毛利率又低,很难看到有力的长期盈利点。”

据了解,此次获准注册的4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由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和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联席主承销。“中青旅被划转至光大集团后,最主要的优势就是资金。其在古北水镇项目上前期投入约为60亿元,以目前的净利短期内很难覆盖成本,所以,光大的支持很重要。”上海文旅产业研究院研究员李萌认为。

其实,在被确认划转后,中青旅股权转让进展缓慢,东北证券等多家券商甚至将其与光大整合不及预期写入风险项。在周鸣岐看来,光大集团基因上以金融为主,在旅游领域很难与中青旅擦出火花。

“目前来看,光大集团的资金优势尚未给中青旅带来实质性改变。很大程度上,这与中青旅的管理固化有关。对比同为央企背景的中国国旅就可以看出,中青旅近年来缺少创意活力。”周鸣岐说。

此前,中国国旅将主业变更为免税品销售,弱化旅行社业务,垄断优势下股价刷新历史纪录。一位中青旅投资人指出,中青旅股价持续下跌的问题在于旅行社业务毛利低,错失了线上和免税两个机会,又没能开发出新的业务。

财报显示,中青旅旗下在建项目仅有濮院一个。山西证券在研报中透露,濮院原计划2020年实现试营业,但目前该项目仍处于建设阶段,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预计将推迟开业计划。

不久前,中青旅为控股子公司提供25.55亿元的担保,其中控股子公司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为濮院项目提供担保数额19.6亿元,占该公司2019年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9.73%。

山西证券在上述研报中指出,短期来看,中青旅景区项目很难享受端午节假期红利,目前在防控疫情、控制客流条件下营业。整体业务规模和销售收入较难在短期内实现重大突破。

推荐